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股

稀土库存战结构性风险或一触即发

2019-01-30 22:56:00

稀土库存战 结构性风险或一触即发

手中有粮,心中不慌。国内的稀土战争,简单归纳,可以说是轰轰烈烈的库存之战

一年来稀土价格飙升,迫使整个产业链都开始囤积库存。上游企业将接近一年的产量统统运进仓库,即使已经堆积到无法再入库的地步都不愿销售;下游则是恐慌性地持续采购原料以规避涨价风险,并希望能够比同行多熬过一天,赢得胜利。

只是,这种全行业高库存的运行模式,正在面临越来越大的风险。基于政策预期而狂飙猛进的稀土价格,正面临整合遭遇瓶颈、价格预期逐步改变的考验。而之前全行业囤积的库存,将成为烫手山芋,最终成为随时倾泻而出的堰塞湖。值得关注的是,处于中间位置的贸易企业,风险已经逐步爆发。

上下游赌库存

对于稀土行业上游,也就是供应原料的矿山和冶炼厂来说,今年上半年最好的销售策略就是不销售。因为价格上涨预期实在太过强烈,库存价值每日都在刷新纪录。卖得越晚,赚得越多。

不管是氧化物还是金属,都已经堆满仓库,发货量很少很少。最近新产品入库已经非常困难。在散发着淡淡化工原料气味的包头某国有大型稀土企业的冶炼厂区里,一位负责人对上海证券报说。旁边就是烘焙车间,一袋袋1000公斤装的碳酸稀土正整齐地码放在角落。

这个母公司下属最大的稀土冶炼厂,今年来一直处于高库存的运作状态。该厂年分离能力1.2万吨,而上述负责人对透露,目前的产品库存已经达到1万吨左右。也就是说,几乎一整年的产量现在都囤在库房里,没有销售。其中有一部分在两个月前正式以国家储备的形式入库。

之前生产了那么多,国储需要的量马上就完成了。上述人士表示。

该厂情况非常具有代表性。从去年开始,因为稀土价格强烈的上涨预期,稀土矿山和冶炼企业的生产动力十足。矿山大量采掘,冶炼企业只要能够采购到稀土精矿,也无不开足马力加快生产。因此屡屡传出工信部下达的生产指令性计划在短时间内就被迅速用完的消息。

但高产量并未带来高销售,上述冶炼厂的囤货策略,实际上是全行业的缩影

稀土库存战结构性风险或一触即发

。上游惜售不但引起价格暴涨,供应也不稳定。

今年年初,上海一家超细抛光粉企业负责人就曾向本报表示,稀土原料采购已经越发困难。虽然他原来就职于包头稀土研究院,在业内可谓人脉广泛,但也感觉相当吃力。

几乎在同时,下游也开始采用相同策略应对。部分先知先觉的稀土深加工企业从去年便开始各显神通,大量采购原料,以抵御价格上涨风险。稀土深加工行业的竞争,一时间成为原料库存的竞争。每家企业都希望能够扛久一点。部分提前锁定原料数量和价格的企业,在这轮波澜壮阔的价格上涨行情面前,得以稍作喘息。

宁波申江科技的其中一项产品是生产充电电池用储氢材料,该公司一位采购主管对本报表示,该厂从去年开始提前囤积的原料库存一直维持到了今年7月,为企业节省了大量采购成本。

国内一家主流钕铁硼企业的原料供货商则向本报透露,该钕铁硼企业年初就预付了上亿元货款,要求锁定较长一段时间的原料价格。基于长期合作基础,我们同意了这种操作方式。这就等于我们变相帮钕铁硼企业存了一部分原料库存。该人士表示。

还从业内了解到,近期不少以钕铁硼永磁生产为主业的上市公司在接待券商调研时,强调了其拥有的原料库存价值。

大家都希望能够熬过去,只要比对手多熬一天,都是胜利。中科三环高级副总裁胡伯平此前接受本报采访时介绍。不仅在国内,国外企业同样如此。根据日本企业7月1日的报价,烧结钕铁硼价格的涨幅低于业内预期。这说明日本企业的资金实力确实雄厚,原料库存非常充裕,超出我们预计。胡伯平说。

在上游和下游的争夺中,还有一个群体不容忽视,那就是徘徊于上下游之间的,庞大而不可计数的贸易商。暴利吸引了各种以投机目的为主的业外资本,根本不懂稀土的团体也纷纷参与进这场炒作。不开具增值税发票的交易充斥于正规和非正规企业之间,累积起来的社会库存,迄今未有权威统计数字。

价格预期生变

只是,这种基于强烈上涨预期的高库存战略,正在面临严峻挑战。

稀土价格之所以在短时期内获得如此令人叹为观止的涨幅,政策无疑是最大的推手。因为相关行业政策史无前例地密集颁布,使整个行业对未来前景充满期待。环保、整顿、减产、控制出口,每一项都构成价格上涨的动力。

但在接下来的一段时期内,这种助涨力不仅在下降,甚至还可能成为下跌的根源。

因为这些会增加成本的工作并不是已经完成了,有些甚至还没有开始,但价格已经提前兑现了预期。包括中国稀土学会和多家企业负责人在内的业内人士向本报分析,由于价格已经在炒作之下攀升到了目标位置,行业还没有开始付出新增成本,却已经获得了补偿乃至高额回报。因此,如果这些计划内的工作最终被证明并没有真正完成,支撑价格的预期就将松动,乃至垮塌。

这也是为何从7月份开始的环保核查明明让整个行业都付出了不菲代价,也有部分省份如江苏号称正全面停产整顿,但稀土价格却从7月以来始终萎靡的原因。

环保核查一度被业内称为影响最大。包钢稀土、甘肃稀土等冶炼厂的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均表示,冶炼环节主要的环保治理在氨氮废水排放部分,一整套回收设备的一次性投入约在万元。

但是,若分摊至其每年过万吨的产能、以及目前每吨稀土氧化物动辄上百万元的价格中,这些成本的增加就完全在企业的承受范围内。过去是的确没钱做环保,但现在这个价位,大家都有能力上设备了,成本应该也都是自己消化,不再转嫁到下游企业去。

与之相应的,从7月开始,稀土价格便持续阴跌。以最具代表性的氧化镨钕为例,目前氧化镨钕的市场报价已经跌至90万元/吨左右,与其最高峰时的127万元/吨相比,下跌了近30%。且跌势还在继续。

环保成本已提前消化,那么接下来一系列的核查整顿、乃至最终的行业兼并重组是否真正能够成功,就成为目前价位是否能够真正获得支撑的重要因素。由于工信部、国土部等多部委即将联合进行的包括采矿、生产、环保、流通在内的四项专项核查集中结束于10月。因此,10月被认为是中期稀土供需结构明朗的时间节点。与此同时,核查又是全行业兼并整合的基础和前奏,它将决定稀土市场的长期格局。在密集下发的核查文件中,企业若不能达标,企业将被停产、整改或淘汰。

如果真的执行到位,价格再往上涨也有可能。但如果大家发现原来还是跟以前差不多,这个价格很可能会崩盘。一家位于广东的稀土贸易企业总经理在包头对本报如此表示。

我们是很重视这次核查,但也有人说这次还是会跟以前差不多。江西铜业位于四川的稀土冶炼厂负责人对本报表示,今年业内对核查的重视程度明显超过以往,但由于类似政策过去一直在下发,且多半雷声大雨点小,很多企业还在将信将疑地观望。而内蒙古正在进行的稀土冶炼企业整合就是业内关注的对象。

若该地区整合成功,则表明政策的确动真格,大势不可阻挡;但若原本就已具有良好基础的内蒙古都无法真正达到目标,其他地区的实质性整顿就更无从谈起。届时,风声过后,一切如故。此前道道政策金牌累积起来的价格预期,亦将逐步瓦解。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