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国际

媒体称贵人鸟收到证监会上市通知公司称在等

2018-10-27 20:27:03

媒体称贵人鸟收到证监会上市通知 公司称在等批文

今日有媒体报道称,贵人鸟已收到证监会的上市通知,并将于7月挂牌上市。对此贵人鸟副总裁陈奕对中国表示,尚未听到该消息,公司还在等证监会批文。

贵人鸟于2012年5月9日过会,拟发行1亿股,募集资金8.8亿元,其中5.5亿元用于新开店面建设;1.8亿元用于扩大鞋生产基地产能。

贵人鸟在过会一年后,恰巧遇上A股IPO暂停,致上市进程受阻。

今日据媒体报道称,监管层正加紧部署IPO重启相关事宜,预计最快7月IPO将开闸,最迟也将不晚于8月。对于贵人鸟会否成为首批IPO重启上市企业,贵人鸟副总裁陈奕表示:“我们当然希望成为第一批,但目前仍然在等”

拟上市企业对IPO翘首以盼,市场对新股开闸也是猜测不断,端午节前,证监会发布第四轮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征求意见稿,再次引发证券业内人士和股民们对于新股开闸、市场走势的各种猜想。节后股市开盘重挫,表现出投资者对IPO重新开闸的担忧。

------------------

IPO何时重启 取决于市场估值资金面宽松度等因素

IPO重启的传言总是能轻易地触动证监会的敏感“神经”,即便是在休市期间。

前天,IPO重启的传言在一天之内出现了180度的大转变:先是上午有媒体报道称,上交所总经理张育军在接受券商询问时称IPO若重启需满足两个条件,一是上证指数稳定在2500点以上,二是完成新一轮新股发行改革。当许多业内人士还在猜测张育军这番话的含义时,仅隔了几个小时,又有消息称,证监会对此进行了紧急辟谣,表示媒体报道的涉及张育军的内容为道听途说,虚假不实。

一天之内,关于IPO重启的传言出现如此戏剧性的转变。对此,业内人士表示,昨日的“反转”表明,在目前的市场大环境下,IPO重启仍是极其敏感的话题,同时体现出了在何时重启IPO的问题上,利益各方有着不同的考量和诉求

媒体称贵人鸟收到证监会上市通知公司称在等

从传言到辟谣:

有些事能做不能说

之所以出现前日的情况,在于“有些事情只能做但不能说”,国内某券商资深人士对表示。不过,在假期期间辟谣如此迅速,值得玩味。他表示,从目前的情况看,关于IPO重启只是时间问题,但究竟选择什么样的时机下“开闸”则需要多种条件的配合。上海某基金经理也向表示,“应该不是张育军在公开场合接受券商询问时透露这一消息的,如果是私下的表示,则传言有一定的可信性。”同时,该基金人士表示,针对传言,证监会立刻作出了紧急辟谣的反应,则“至少表明,IPO重启已经很接近,否则不必如此紧张地在休市期间立刻辟谣”。

不过私募人士蒋家炯则表示,随着IPO暂停的时间越来越久,关于何时“开闸”的话题也变得越来越敏感,特别是今年以来,证监会针对这类传言的辟谣已经发生了多次,“这次的紧急辟谣或许是避免在端午节假期后市场出现投机炒作”。

前述基金经理表示,利益各方在IPO重启的问题上诉求不尽相同,也是导致传言不断以及证监会辟谣不断的重要原因。“证监会考虑更多的是如何避免IPO重启对市场造成过大、过猛的冲击,毕竟在筛检之后,仍有600多家企业等待上市。而发行方、投行以及交易所则希望越早开闸越好,继续拖下去很多机构已经扛不住了。”

在2500点上方重启

是考虑到市场承受力

尽管证监会已经在第一时间对传言作出了澄清,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被传是张育军所提到的两个IPO重启条件却具备很强的可信度。“沪指稳定在2500点之上,这是考虑到了市场各方面利益的结果。”在西部证券分析师韩实看来,只有在这点位之上,A股的估值才具备承受IPO重启带来的压力,“除了考虑到市场的承受力,在这个估值水平之上,对于发行方而言才具备上市的价值,否则市场估值过低,发行方也不满意。”

除了估值因素,前日的这则传言之所以被重视,还与6月7日证监会公布的新股发行体制改革意见稿有关。

据悉,新股发行体制改革方案征求意见到6月21日结束,结束后监管部门根据征求意见情况进行修订并正式发布。方案正式发布后,在审企业已完成审核进程,并且符合新的发行改革方案内容要求的,就具备了给予核准批文的条件。而这个消息,恰恰印证了张育军所说的第二个条件。而对于IPO何时重启,上述基金经理表示,从证监会的一系列举措来看,“是在加快推进此事,但最终还要取决于市场估值水平、资金面宽松度等因素。”(中国)

IPO改革:中小投资者的“中国梦”?

新股发行机制改革再一次被提上议事日程,也不知道这是A股历史上的第几次了。不过,有一点很清楚,就是自从A股市场诞生发来,对IPO的改革就没有停止过,但总是没有一次能够带给人们满意和惊喜。

6月7日,中国证监会在其站公布了《进一步推进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意见(征求意见稿)》(下称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A股市场的新股发行已经暂停7个月之久,处于事实上的停止状态。面对多达670家眼都绿了恨不得马上闯进市场狠捞一笔的众多排队候审企业,管理层不得不考虑重启IPO,“堰塞湖”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但与这种压力相比,漠视投资者心态和利益诉求简单重启所产生的压力更大,因为它面临的将是市场的再一次崩溃,最终会使IPO不得不再度暂停。

纵观此次意见稿的内容,总体感觉了无新意,对效果也不要抱太大的期望。证券市场制度体系的核心点就是证券价格及价格形成机制,因为它直接关系到市场各个参与主体的利益分配,而各方主体的权利是否都能满足和平衡又关系到市场公正的实现。

意见稿提出要进一步提高新股定价的市场化程度,包括完全“按照《证券法》第三十四条的规定,发行价格由发行人与承销的证券公司自行协商确定”。这一规定虽然没有明说取消2012年4月改革方案中提出的“新股发行市盈率不得超过行业平均市盈率25%”的这一规定,但按照此次意见稿开头所说的市场化法制化改革取向,这一带有行政色彩的规定应该是被取消了。

这一规定本身其实没有任何意义,因此,其出现与取消都对市场无多大实质性影响。在二级市场市盈率高企的市场环境里,这一规定形同虚设,因为在估值水平畸高的情况下,以此为基数,再高出个25%,“尺度”已经很大了,上市公司除了能以高估值获得高额募资款外,还能另外获得最高25%的超额收益已经很满足了。而在现在的低迷市场,市场估值水平及市盈率已经很低,如果还戴上个25%的“帽子”,一是没有必要,因为在低估值基础上再加上即使超过25%的溢价,也不至于高得太离谱,二来如果继续执行,也会影响企业IPO的积极性。

再来看新股价格形成机制中个人投资者的作用。意见稿的内容是“发行人和主承销商应当允许符合条件的个人投资者参与下定价和下配售”,而且公开发行股票 4亿股以下及以上的公司,提供下有效报价的机构和个人投资者分别不少于20人和50人,与现有“主承销商可以自主推荐5~10名投资经验比较丰富的个人投资者参与”的明确规定相比,新版意见并没有对个人投资者参与的数量单独作出具体要求和限制,这基本上可以看作是对个人投资者参与定价权利的一种淡然处之,言外之意是个人投资者可有可无。而且对个人投资者参与所用的字眼是“应当允许”而不是“需”或“须”,进一步表明是否有个人投资者参与定价已经成为一个无足轻重的规定。

综合以上分析,未来的IPO询价和定价环节,完全可以是由7类机构投资者参与和决定,即使一个个人投资者都没有也没有问题。个人投资者对证券价格这一核心要素的决定权几乎完全被剥夺,这与意见稿里所提“保护投资者尤其是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完全是背道而驰。

众所周知,一个股票市场,如果没有广大中小投资者的参与,完全靠机构是根本无法运作的(大行其道且似是而非的理论却是机构投资者是市场的稳定器,但事实则是机构投资者越来越庞大,市场波动也未见丝毫减少),只会有价无市,整个市场的流动性将大大缩小,这个时候的市场也许才是波动最小的。说得更直白一点,股票市场就是靠千千万万个中小投资者的被剥夺而存在的,如果没有这些处于股票市场利益链的最底层且数量庞大的中小投资者,完全靠机构投资者间的博弈,试想,这样的市场能运作么?机构投资者去赚谁的钱?上市公司又去圈谁的钱?

所以,中小投资者的权利必须得到保证。改进措施之一就是在股票发行定价环节进行下向机构投资者询价的同时,也开展上向中小投资者进行询价。有意见认为中小投资者限于专业水平,没有能力给出准确的估值和定价参考,试问,在下由机构投资者参与的询价中,又有几个是估准了的?159倍的发行市盈率都能给得出来,其准确性又何在?

此次意见稿里还有诸多类似问题,要么语焉不详,要么了无新意,要么回避。要改变中国的股市文化,必须从改变市场参与主体的权利开始,而最首要的就是给予中小投资者本来就应有的权利,从小的说,这是股票市场真正实现公开与公正的必由之路,从大的说,这是“中国梦”在证券市场里的具体体现。(时代周报)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