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三板

专家城镇化70可缓解春运压力2020年之

2018-10-28 21:02:07

专家:城镇化70%可缓解春运压力 2020年之前无望

年度春运大幕即将开启,但每年的春运难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

根据发改委印发《关于认真做好2013年春运工作的通知》,2013年春运从1月26日开始至3月6日结束

专家城镇化70可缓解春运压力2020年之

,共计40天。春运期间,预计全国旅客发送量达34.07亿人次,比上年春运实际完成量增长8.6%。

铁道部何时能兑现“解决一票难求”的空头支票?多位专家认为,铁路人均旅程数少、城镇化水平低都是造成春运难的原因,春运难问题短期内难以得到解决。

运力增长不及客流增长

“为什么会出现一票难求等春运现象?主要是中国的铁路运力严重不足。”谈到春运,铁道部领导人曾如此描述,“春运年年如此,主要是铁路运输能力与市场需求缺口巨大。”

铁路年年修,车次年年增,即便如此,每年春运依然一票难求。在春运旅客人数年年刷新的背后,实际是铁路建设严重滞后于经济发展。《第一财经》查阅资料发现,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GDP年均增长9.6%,铁路年均增长仅1.4%。

铁路年均增长在低位徘徊,旅客人次却在暴增。铁道部公开资料显示,2001年全国春运共运输旅客16.6亿人次,2005年突破19亿人次,2010年突破22亿人次。我国春运旅客运输量呈现出直线上升的趋势,今年预计将继续创新高。

客流庞大,但铁路人均旅程数却少得可怜。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向本报介绍,中国铁路总体发展比较滞后,路密度相对较低,我国13亿人口,人均铁路拥有量仅5.7厘米,在世界上排名100名之后,其长度相当于一根香烟。此外,主要干线又长期处于饱和状态,京沪、京广、哈大、京沈和陇海五大干线的运输密度已接近1亿吨/公里。在实际运营中,客货混跑、技术标准低,客货矛盾尖锐等因素都加剧了春运现象的产生。

城镇化程度低为深层原因

即使人均占有量低,随着铁路运营里程的不断增多,为何春运难会愈演愈烈?

铁道部运输局相关人士对表示,春运旅客成分中,主要有民工流、学生流、探亲流、旅游流,其中,民工流一般占春运客流的30%~40%,比例最高的地方达到80%。例如地处九省通衢的武汉市,春运期间其民工运量常年占总运量的65%以上。

“春运难题表面上是对交通运能的挑战,实质上却折射出中国农村发展不足的问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经济研究所城市室主任叶裕民曾公开表示。她认为,春运暴露出来数量巨大的进城外来工无法有效地融入城市社区、在城市扎根,只好在家乡和工作地之间来回跋涉。解决春运难的根本出路在于加速城市化进程。

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在某公开论坛上也对本报表示,要解决春运问题,特别是购票难、乘车难等问题,最根本的途径就是减少大规模的流动人口。他认为,中国经济结构布局存在很多不合理之处,东部沿海二三产业的发展规模吸纳了大量就业,由于大规模的异地就业,才会出现动辄上亿人的流动。

事实上,通过城市化缓解春运压力的观点由来已久,但至今为止不见成效。对此,苏海南认为,城镇化起码要达到70%以上,使流动人口减少一半或一半多,才能显著缓解春运的压力。

此前,中改院院长迟福林曾预计到2020年中国的城镇化率达到60%。若按两位专家提供的数据推测,中国在2020年前能彻底解决春运难的可能很小。

高铁助推运力增长

王梦恕表示,随着高铁络进一步完善,特别是进入2013年通车年后,铁路运送旅客的能力会大大增长。在刚刚结束的2013年全国铁路工作会议上,盛光祖介绍,2012年全国铁路旅客周转量发送量完成18.93亿人,同比增长4.8%。2013年全国铁路目标是完成旅客发送量20.35亿人,同比增长高达7.5%。

事实上,还未进入春运,铁路运输已经出现小高峰。今年1月1日,全国铁路发送旅客567.2万人,同比增长16.3%,比去年元旦期间高峰日增加56.8万人。

在旅客发送量一路飘红中,沪宁高铁、京津城际铁路以及刚刚开通运营的京哈、京广高铁等线路表现突出。数据显示,哈大高铁自开通以来保持安全平稳运行,受到了沿线旅客的热捧,开通25天累计运送旅客154.2万人,在哈大高铁客流的带动下,沈阳铁路局12月中旬旅客发送量同比增幅高达17.5%。

不过,北交大教授赵坚对本报说,要解决运力不足的问题,不能仅靠高铁,要多修投入低且使用率高的普通客运线、货运线,注重区域布局和结构调整,这样才是解决春运难行之有效的途径。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