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三板

眼镜大王身背15亿元巨债跑路有望赎身

2019-02-03 00:46:12

“眼镜大王”身背15亿元巨债跑路 有望“赎身”

去年,昔日的“眼镜大王”胡福林因“跑路事件”成为全国媒体关注的焦点。这一事件揭开的温州中小企业资金链断裂、民间借贷危机和老板“跑路潮”,成为去年中国实体经济的标志性事件之一,更是在一定程度上催生了目前的温州金融改革。

大半年过去了,涅槃重生的胡福林已能坦然面对过去,虽然仍然身背15亿元的巨额债务,但他已借着温州金改契机和当地政府的支持开始转型做皮革鞋料市场,并有望通过债转股等方式还债成功。

然而,胡福林的“华丽转身”并非当前温州中小企业的普遍状态。去年民间借贷风波余波未了,今年的联保互保风波又起,在内外经济大环境的影响下,温州的实体经济依然疲弱。面临资金难题的中小企业发现,曾被寄予厚望的金融改革尚未惠及到他们中的大多数,融资困境依然是他们绕不过去的难题。

跑路个案

出走美国20天

期待重组走出危机

回国后一度销声匿迹的胡福林再度出现在公众面前时,头发已经比过去花白了很多。这名因“跑路事件”而被世人所熟知的“眼镜大王”,在过去的大半年时间里只专注于做一件事情:通过对企业的重组走出危机,还掉压在身上的15亿元巨债。

7月20日,胡福林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回忆自己这大半年来的生活:“天天都呆在厂里,头两个月是恢复企业生产,接着是剥离不良资产、整合优质资产,进行整合重组,将信泰眼镜创意园转型成为皮革鞋料市场。”

■因资金链断裂出走美国20天

去年9月20日,胡福林因信泰集团资金链断裂而出走美国20天,随后温州民营企业家的“跑路潮”现象愈演愈烈,并成为社会热议的焦点。半个月后,温家宝总理赴温州考察,胡福林受到消息鼓舞最终回到温州重组企业。

借着温州金改的东风,今年5月2日,胡福林从温州工商局瓯海分局领到了“温州信泰皮革鞋料市场(筹建)”的登记证

眼镜大王身背15亿元巨债跑路有望赎身

。原来的信泰眼镜创意园也悄然变身专业皮革鞋料市场,这也是温州市政府近年来首个正式批准筹建的皮革鞋料专业市场,这一纸批文被视为信泰资产重组的“突破口”。

■ 1.8亿前期改建资金获解决

谈起一度压得他喘不过气的巨额债务,胡福林已经不再愁眉苦脸,而是开始有了还债的底气:“信泰集团已经将部分不良资产进行剥离,形成三块优质产业板块:眼镜产业、太阳能产业和皮革鞋料市场。”而他还债的方式主要有三种:债转股,“眼镜”这块资产已经和一些债权人达成了意愿;皮革市场的招商成功和引进战略投资者将带来部分资金结余,可以用来偿付急需资金的债权人;皮革市场二期的店铺也可以给债权人。

胡福林坦言,正是因为金改所带来的好处,他才能得以解决皮革鞋料市场1.8亿元的前期改建资金。“我们改建皮革鞋料市场本来已经没有钱了,但是温州金改给了我们机会,有战略投资者进来,有各地商会的帮助,再加上我们的债权人的支持,带来资金的同时也带来了信心,项目成功的可能性大了很多。”胡福林说,金改以前,像信泰这种出过问题的企业很少会有资金愿意进来,银行只要发现企业有逾期,就会进入征信系统,所有的银行随之都会知道,企业的信用就会失去,随即而来的后果很可怕。

■皮革鞋料市场年底有望营业

为了做好皮革鞋料市场,胡福林多次赴广州、绍兴、海宁等地考察当地的皮革市场,还打算引进专业管理团队参与管理。也正基于前期对市场的充分调研,胡福林对未来颇有信心:“目前改建工程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一,今天(7月20日)市场已经接受经营户预登记,交钱的已经有300户,登记的有1600户,预计市场今年12月就可以开始对外营业了。”

在成为“跑路”老板“回归、重组、自救”的典型后,除了胡福林自己费尽心思展开自救外,各级政府和金融机构以政策和资金对其进行的救助也被认为是信泰走出危机的关键。

融资困境

一个借到上千万的日子已经不复返了

和胡福林的初现曙光不同的是,温州更多的中小企业目前仍然困难重重。四个月前,当温州金改试点获批的消息传来的时候,众多身处困境中的温州中小企业家原以为困扰自己多时的融资难题很快就能解决,但四个月过去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发现,理想和现实总是存在差距。

在中国“电器之都”乐清的工业园区,这里所聚集的上万家中小企业正面临着订单减少的困境。原来的车来人往变得稍显冷清,一些生产电器的小企业已经停产,一些无事可做的工人也离开了这里。

这是温州实体经济面临困境的一个缩影。“温州中小企业仍然处在严冬期,不排除下半年仍可能出现像去年的老板跑路潮。”作为中小企业的代言人,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认为,温州实体经济大病未愈,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困境仍然难以突破。

博龙生态科技公司正遭遇着融资难题。这家成立于2010年的企业,生产的液态地膜项目可用在生态有机农业、沙漠固沙、植被恢复等领域,曾受到了温州两任市长的重视。不料,在公司刚开始正常运营的2011年,就遭遇到股东资金链断裂的打击。该公司董事长木金林四处寻找资金却难获突破,而温州金改试点获批的消息一度让他充满希望,但目前却未有收获。

“信用崩塌了,银行、企业、自然人之间都不再像过去那样相互信任,一个借到上千万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百年红豆杉生物科技公司董事长许永年认为,温州金改想要获得突破,重建信用体系是当务之急。

原因分析

融资环境没比去年好

虽然温州的银行业加大了对小微企业借贷的倾斜力度,小微贷款余额增速高于全部贷款平均增速,还设立了银行小微企业专营机构,而且更多融资渠道被拓展,但在周德文看来,温州今年的融资环境并没有比去年好,银行由于不良贷款率的上升更加谨慎小心,也更加惜贷,而受房产调控影响,温州房产资产缩水达到30%,减小了银行的贷款规模,而企业借贷到期面临还贷压力的时候,又在民间借不到钱,这一切使得大量的中小企业仍然面临融资的难题。

“原材料的上涨、人民币的升值、劳动力成本的上升、企业的高税负、国外经济低迷,这一切使得企业的利润直线下滑,部分企业开始处于僵尸状态。”周德文这位长期观察温州经济的民间学者如是分析。

对话“跑路老板”

“短融长投”是最大败笔

:当初出走美国,是一时的冲动还是早就考虑好的?

胡福林:当时本来就是要谈好出去的,我每年都要来来往往去美国几次。

:那有没有想过不回来呢?当时大家都在说你是“跑路老板”。

胡福林:肯定要回来,都已经买好了往返的机票,没有说要跑路,只不过在那个敏感的时期这件事被放大了。

:当初信泰资金链断裂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胡福林:“短融长投”,就是“用短期的融资来做长期的投资”,这是我们最大的败笔。我们用民间借贷、亲朋好友的钱和银行的短期贷款,用于长期投资。

:你认为民营企业如何提高抗风险能力?

胡福林:做项目投资,前期一定要调研分析得准确,我们原来有点太冒进,太浮躁,太急于求转型。另一个办法是最好引入机构投资或股权投资,这样能大大提高抗风险能力。

:今后有融资需求还会选择民间借贷吗?

胡福林:这块我基本上已经不做了,对我们企业来说,这次债务如果结清以后,就是低负债或者是零负债了,以后对民间借贷会比较保守。

经济学家解读温州金改

金改应以中小企业实际需求为方向

最近一两年,国际金融形势不好,温州企业的日子很不好过。虽然温州中小企业自身也存在一些问题,但这些长期性问题的解决还需要制度上的改进和政策上的支持,比如金融上的支持就很重要。

但我要强调,金改不是一场运动。大家不能要求它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金融体制改革的很多问题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涉及到法律、监管等各个层面,非常复杂。另一方面,在一些具体问题上,可以进行大胆尝试,但一定要以中小企业的实际需求为动力和方向。比如,最近出台的中小企业私募债,就充分挖掘了中小企业的潜在需求。温州的金融体制改革要贴近基层需求和中小企业实际情况。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